当前位置:

书里书外通玄机

来源:祁东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:启之 编辑:祁小容 2021-11-09 11:08:09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


微信图片_20211110111037.jpg


人物介绍 启之,本名谭先谓,字清华,湖南祁东人。先后从事教育和新闻工作,业余从事书画创作和书画评论以及策展。发表诗歌、散文、新闻、书画篆刻作品及书画评论等300余篇。书画作品参加衡阳深圳书法作品展、深圳市青年书法作品展等10余次,作品被湖南第一师范学院书法馆、湖南三师、衡阳市图书馆、西安碑林、祁东县图书馆专馆收藏,出版《百家题斋名》、新闻作品集《边走边记》,与人合作出版散文诗歌集《潇湘红杉》以及《启之书画作品集》等。







百技无非熟生巧,书里书外通玄机。这是我一首诗里的后两句,这个书既是指书籍又是指书法。鲁迅、林语堂、老舍、孙犁、贾平凹等我喜爱的作家,都谈到过写字。写字是文人的活计,也是每个人必具备的技能。

我感到自豪的是,除了自己能关起门来写写画画,自得其乐之外,还能走上讲台,引导更多的人走上书法之路。领我迈入书法殿堂的人是我敬爱的父亲,我自小临过的书法字帖不下百种,但是对我书法创作和教学影响最大的三本书是启功的《启功给你讲书法》、孙晓云的《书法有法》和沈鹏的《书内书外》。

《启功给你讲书法》:轻松幽默的书法知识

很早就读过启功先生的《启功给你讲书法》一书。此书2005年至2015年十年间,经过21次印刷,印数总计达19万多册。这本书承袭了启功先生一贯的幽默风趣的风格,将怎样学习书法这么专业的问题,讲得风趣幽默,旁征博引,古今中外,雅人俚语,让人在轻松自然、微微一笑中,掩卷而思,忽有所悟。

而特别感到惊奇的是,我记得书里有一章节谈到启功先生对书写的格子也进行过研究,像一个工匠一样精细地去计算一个格子的大小,还向大家推荐过一些学习书法的辅助工具,比如用什么格子好之类。

可惜的是,这本书后来被一个书友借去,便不见归还,打算再买一本再读一次。

启功先生是我敬仰的人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去北京参加中国作协的培训班,一个集会请启老先生出席并讲了话,后来我还请他指点我的诗词和书法,也算一面之师。启功先生的书法诗词集,我购有不少,但是,还是这本讲书法的书籍对我影响最大。

以前只顾着自己创作,没有想到要把自己的创作经验传授出来,表达出来,现在每天在课堂上面对学生的各种问题,确实有过词不达意、有货倒不出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尴尬境地。这是因为自己的感悟不深、理解不透。找到原因后,就鼓励自己多读书,古人有关笔法、结构的书籍不免有些晦涩难懂,今人的书籍又是良莠不齐。

《书法有法》:对笔法的认识更深刻

前年,有一次去深圳书画家傅志伟家,见到他案头有一本孙晓云的2003年出版的《书法有法》一书,拿起来一翻,一下被吸引住了,回到家中便从网上迅即买回一本。

《书法有法》一书,不人云亦云,写的是作者独到的心得,是自己几十年钻研实践得出的成果。书中所称,不同历史时期,书写材料、环境、姿势都是有所差异的,不能一概而论,要放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定的环境去对待思考,不能泥古不化,诸如此类观点比较客观。还有作者对转笔的观点和做法,也是自己在书法实践中体悟出来的,活学活用,在古人用笔的基础上,加以发挥的一个尝试。

读了孙晓云的《书法有法》一书,我对笔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也尝试学着孙晓云的转笔等方法,进行创作,深有所悟。

《书内书外》:让我废寝忘食的一本书

沈鹏先生的《书内书外》,也是一本对我的书法教学受益良多的书。说起这本书的来历,也有些趣味。

去年十月参加梧桐山一个书画茶艺活动,活动结束之后去就餐的路上,在梧桐山艺术小镇一家小书店里看到这本书,读到忘了吃中饭的时间,手机响也没听见。后来一位朋友返回书店找,见我还捧着书入迷,拉起我就走了,到饭店我才记起没付钱,朋友说,他帮我付了。

这本书是根据沈鹏的教学录音整理的,也可以说是作者原汁原味的教学讲义。全书分为19讲,分别从知识、想象力与原创力、融通、美与丑等方面进行讲述。沈鹏学识渊博,精通文史,每一讲都是深入浅出,循序渐进,将深奥的道理讲得明白透彻。“以一种田园诗漫步的方式,神游于书内书外互为交织的世界,以哲人诗家的方式探寻其中蕴藉的美。”

此书有许多切中时弊的论述,读来醍醐灌顶,精神一振。

在谈到美与丑时,沈鹏引用了杨宾的《大瓢偶笔》中一句“逾矜持逾见其丑”,说明矫揉造作而失去了天然之趣才是真正的丑。受沈鹏这种思想影响,近年我也撰写了一些书法评论文章,在《书法报》刊登后,在书坛产生了一定影响。如《书协应该设立展览叫停机制》《书法创作务去娱乐化》等文章,对书法展览等提出了个人观点,受到广泛关注。

建议书法初学者:

慎学行草书

提高艺术修养

回顾自己的学书经历,我对初学者有三点建议:

一是取法乎上,要学习古人的经典法帖,慎学今人的字,还有初学者行书草书慎学。古人的经典法帖是经过时间和历史淬炼出来的,具有高超的技艺和品质,也是历代学书者沿袭下来的惯例,不能轻易颠覆。

为什么说今人字慎学呢?因为当代书法家的书法,最终能不能留下来、成为经典很难说。所以不可能以历史的眼光来进行恰如其分的评价,只有时间和历史才是最公正的评判。我们习惯从古代留传下来的字帖中学习,选取这些有历史公论的书法家和经典法帖。古人的真迹很难见到,可以多看展览。买的字帖印刷品、出版物,也有质量高下之分,也是需要进行甄别的。

行草书慎学。初学者可以选择楷书、隶书、篆书作为启蒙书体,行草书不适合初学,因为行草书的笔法、结构、章法变化多,复杂丰富,不容易辨别和掌握。没有一定的书法美学修养,不具备高级的书法鉴赏水平,下笔就会走样,达不到技法的要求。同时,写行草书,对练习者的综合素养也有一定的要求,没有达到一定的书法艺术美育等综合修养的境界,是无法理解行草书的奥秘所在。

二是持之以恒。学任何东西,都需要专一,持之以恒,坚持终身学习,才有成就。不可半途而废,一曝十寒。

三是综合修养。不断提高自己的综合修养,包括哲学、文学、姊妹艺术等各方面的修养,打通各学科之间的壁垒,打下坚实的全面修养基础,才有可能在书法艺术修养上达到顶峰。王羲之、颜真卿、赵孟頫、齐白石、王宾虹、林散之等古今中外的大书法家,无一不是大学问家,就足以证明全面修养的重要性。

启之 文/图




来源:祁东县融媒体中心

作者:启之

编辑:祁小容

本文链接:http://aqaxcw.com/content/2021/11/09/10379350.html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祁东新闻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