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沙漠里的一片绿洲 ——赞祁东县祁剧团

来源:祁东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:童晓阳 编辑:王琦 2021-10-27 09:13:18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两年前,我徒弟李波跟我讲:“师父,衡阳市祁东县祁剧团有一批实力很不错的青年演员,但从未参加过省里的任何培训、汇演和比赛。他们求知心切,渴望有专家引导,你去看一看吧?”我说:“祁东还有祁剧团?怎么没听说过?”她说:“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到祁东的第一天,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;简陋艰苦的剧团条件与良好的团风、良好的精神面貌、良好的演出队伍形成了天壤之别。当天晚上,他们剧团的中青年演员给我表演了十一个折子小戏和剧目片段,让我不敢想象的是,不但行当齐全,而且几乎青一色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演员;有剧团台柱子,老生行当的周竟秀;有扮演《活捉三郎》中的张文远,在衡阳暂时还无人可敌的丑行演员何三军;有嗓音特好的青年老旦演员罗芹;有做打俱佳、才二十出头表演《董洪跌牢》的颜凯。还有《回窑》、《拦马》、《打围》、《抢板》、《断桥》等做工戏、唱功戏、刀马旦戏,都是中青年演员担纲,而且行当俱全,演唱俱佳。观演后我问他们:“这些过硬的专业技巧是如何取得的?”他们统一的回答:“一是艺校学习,二是团里坚持练功,而且练早功。”我又问:“是不是天天坚持练早功?”他们几乎又是统一的回答:“不但天天坚持,而且不能迟到。”我顿时想到,这种坚持每天练早功的剧团,在全省不说绝无仅有,只怕也是屈指可数了!

就是这样一个练功场地高低不平,每月工资不多,每年却能完成送戏下乡、惠民演出达300多场的县级院团,却几十年来一直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这方水土上。剧团一位叫李智勇的中年演员跟我讲:“我十一岁进剧团,几十年来剧团依然就像我的初恋一样。剧团没老生我演老生,没小丑我就学小丑,没编剧我又自学编剧,哪怕工资再低也从无反悔。还有,象我们的副团长刘雅玮,虽是人大代表,但身兼数职,演出时主弦、唢呐一肩挑,根本不像个姑娘家。因为,大家都热爱剧团,热爱祁剧,都愿意倾注全部的热情与青春,再苦再累再穷也不会离开。”真的,一段朴朴实实的话说得我热泪盈眶。

因此,作为一个从事戏剧工作60多年的老文艺工作者,对这样的团、这一批人,顿时产生了一种要尽力相助的冲动。于是,我在有关领导、有关专家和我熟悉的知名人士中游说、宣传,鼓动他们到地处偏避山乡,又名不见经传的祁东祁剧团来考察。真的,凡来者,无不为他们坚守、坚忍、坚持、坚决的执着精神所动容。用周祥辉老厅长的话说:“这是一颗埋在沙烁中的金子。他们的精神值得学习,他们的困境值得各级领导重视,他们的事业值得帮扶。”于是,便有了衡阳市文旅局的关注,有了衡阳市艺研所的参与,有了众多专家的无私支持,有了在湖南省第七届艺术节上《金锣记》不同凡响的精彩亮相。

微信图片_20211027141139.png

谈到经典传统复排剧目《金锣记》,原剧本中没有第四场《水牢》和第五场张牢头这个人物。是我看了他们团青年演员颜凯的优秀传统折子戏《董洪跌牢》,感到这位演员不但唱做翻滚和高台“课子”不错,功底十分扎实。因而,根据“因人设戏”,我专为他设置了《水牢》这场戏,让这位年青演员来一个较为全面的展示。既烘托了剧情,也为用舞台形象传承祁剧的经典精华做点实事。扮演第五场中狱卒领班张牢头的演员李智勇,与我素昧平生。但在第一次见面时,他用祁剧文丑的一段“绕口令”让我拍手称绝。于是,我又根据戏曲“因行当设角”的做法,特意增加了张牢头一角的戏份。由于这位演员诙谐幽默的表演和风趣的插科打诨,不但巧妙地揭示了贪官的腐败,反映了老百姓对包公的敬仰,也为这个“惩恶扬善”的正剧增添了耐人寻味的喜剧色彩。所以,观众称这个人物是一个“润滑剂”“调味品”。尤其让我感动的是,一个大戏,登台演员五六十人,却没有外请一个。其中,有一个顶三四个角色的在职演员;有退休多年不计报酬的老同志;有因剧团待遇太低无法养家糊口已在外经商赶回来助阵的演职员……。他们对我说:“我们都是这个团的人,团好我们好,祁东祁剧有振兴之日,也是我们的梦想。只要团里召唤,我们绝对召之即来,哪怕没一分钱补助也心甘情愿。”

微信图片_20211027140919.png

十月二十二日,大型复排经典传统大戏《金锣记》亮相省第七届艺术节。可说是金锣一鸣,一鸣惊人;金锣一响,响彻益阳。演出结束后,国家一级演员,湖南省祁剧院原院长刘登雄先生激动地扬起大拇指说:“后生可畏,我们祁剧后继有人。”著名戏剧评论家陈泗海老师说:“这哪像一个县级院团?完全达到了地州市一级的演出水平。”祁东县文旅局陈平原局长含着眼泪说:“作为一个祁东县的文旅局长,看到他们在这么艰难艰苦的条件下这么砥砺前行,为祁东的文化事业增光添彩,我深受感动,也为之骄傲。今后,我更要为祁东的戏剧鼓与呼,办实事。”

微信图片_20211027140914.png

事后,在剧中扮演包拯的一团之长彭红利也激动地跟我说:“要想让剧团走出困境,靠叫苦叫穷是没有用的,一定要出作品、出精品。今后,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义无反顾地带领这班人永远坚守这块阵地,出人出戏出佳作。”

写到这里,我似乎写不下去了。想到他们在舞台上面对经久不息的掌声,手捧着一束束鲜花泪流满面的一瞬间。那肆意流淌着的是幸福的泪水,是欣慰的泪水。这一瞬间里是由无数个不同瞬间点缀而成,里面包含着磨砺、坚守、痛苦、企盼与跨越……。

此时此刻,我也泪流满面了!

(作者童晓阳系国家一级导演,湖南省艺术专家委员会委员,《金锣记》艺术指导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1年10月24日


来源:祁东县融媒体中心

作者:童晓阳

编辑:王琦

本文链接:http://aqaxcw.com/content/2021/10/25/10327695.html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祁东新闻网首页